華·創作 ▎鶴山十里方圓—中式建筑的現代詮釋

2016-02-29 作者: 鄭洲

鶴山十里方圓別墅設計是一個命題作文:如何將中式傳統建筑文化與特點,融入到低層別墅建筑中去,形成功能,審美結合一致的建筑形態。


中國人五千年的文化傳統,形成了獨特的居住文化;中國地大物博,歷史悠久,傳統的建筑,傳統的居住文化是我們建筑創作無窮的源泉。而別墅種建筑類型,多反映的是西方生活理念的形態。放在如今東方,現代人的居住生活方式也畢竟有別于古人,中國傳統文化歷經近現代西方生活方式入侵的考驗,正面臨著重塑民族文化的重大課題。這一稍具矛盾性的命題引起了我們的思考:傳統居住文化與現代居住方式的契合點到底在那里?老祖宗幾千年的居住方式難道真的一點都不適用于我們的現代社區嗎?如果有,我們又應該如何從舊中破,從破中立呢?

關鍵詞:山地 現代東方人居模式隨機美 新東方折衷主義




規劃篇:傳統居住理念與現代居住模式的和諧




十里方圓位于廣東省鶴山市著名的大雁山風景區西北山麓,周邊山體綿延,風景優美。十里方圓項目起伏的山體之間存在著許多魚塘沼澤。在上層次規劃中已經將這些魚塘沼澤貫通形成一個整個地塊的中心水系,圍繞水系,結合山包打造一個個優美的居住社區。我們的任務是設計其中心水系中段的三個山地地塊的別墅社區;水系由東北至西南方向穿過基地,并延伸出如手指般的支流進入基地內部。設計伊始,我們多次登上基地俯瞰這潺潺流水,感受她的溫婉清潤。依山傍水,正是最典型的中國傳統居住方式。我們感嘆中國人居住的選址智慧的同時,覺得擔子更重:如何在規劃上做到社區與山水的和諧,尊重原有環境,創造和諧的山水庭園社區,在這個項目中是一個難點。


因應地形,環境與住區的統一


規劃初期最大的矛盾是如何解決地形與容積率之間的矛盾。眾所周知,容積率是任何業主不易舍棄與退步的條件;而對于一個山地項目來說,過高的容積率就意味著不容易保持原有的地形地貌。如何取得地形與強度之間的平衡點是我們的一個挑戰。通過對中國現存的一些古村落的研究,比如安徽的西遞宏村,發現其實這些村落的強度與密度并不低,但卻呈現出宜人的尺度與生活氛圍。其原因是古代村落是一個自發形成聚落的生長狀態,每家每戶的建設會十分靈活地隨著地形而改變。雖然密集,卻會因自然變化而使村落空間不顯壓抑與單調。的確,中國傳統建筑里“天人合一,因地制宜”的理念源遠流長,同樣適合現代住區規劃。我們得到啟發,不再一味以一刀切的方式去組織布局與山地的豎向。吸取古人的’順應自然的規劃理念,結合項目的地貌特點與環境因素,提煉出我們的規劃原則:如同人體經脈的整體結構來串聯所有住區的規劃布局,提出“一經聯三地,二脈生五絡”的規劃理念。




一經:指串聯三個地塊的景觀主軸,被設計成步行主街形式,沿主軸組織廣場、曲徑、水橋,形成富有中國古典韻味的街道空間。


二脈:整體空間格局上仍沿用上層規劃中的“綠脈”和“藍脈”來組織區域內的生態與景觀體系;同時進一步深化該體系,“二脈生五絡”,整體構成一個完整的生態景觀+開放空間體系。


三地:二脈把用地自然劃分為三個片區,形成三個居住組團,三個組團有各自的出入口,各具特色。

五絡:五絡是對二脈的深化,二脈生“五絡”。五絡為由主軸放射出來的,貫穿整個小區的五條軸線;猶如人體的脈絡,五絡構筑了整個區域的開放空間+生態與視覺通廊+綠化步行體系,使其成為一個有機整體。“五絡”根據其自然屬性與規劃特色被命名為:山絡、水絡、石絡、風絡、園絡。





現代規劃條件下對古村“隨機美”建筑群體的復活


我們把建筑單體按產品的層級與價值布置在地塊的不同位置,布局因地制宜,依山而建。第一排建筑與水系之間的關系是我們最為關注的,我們希望人與水,建筑與水之間是一種親切的對話關系,因此設計水岸建筑庭院與水系防洪水位只有1.5米的高差,人在庭院中能感受到水的變化,漲落,這些都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人與自然的親切交流。以這個原則再確定后面二,三排建筑的豎向標高,結合合適的道路坡度,對地形進行微調整,使建筑單體的起伏盡量與地形吻合,減少對山地的開挖,做到挖填方的平衡。保持地形的自然生態,維持地貌的小生態環境。


中國建筑的美,往往不在于建筑的單體,而在于建筑的群落,徽州的古村落,便是建筑群體美典型的例子。宏村、西遞等古村落是經過漫長的時期形成的,具有現代規劃所不具有的“隨機”,建筑因應地形,因地制宜,局部的沖突卻難掩整體的和諧。在現代規劃條件下,往往難以做到這一點。統一規劃的產品,往往過于嚴謹。為避免現代統一規劃產品所帶來的社區空間的嚴謹沉悶,我們嘗試通過單體布局的錯位處理,通過設置院墻和廊道的元素,盡量形成和地形吻合的體形,通過建筑山墻的高低錯落設計,增加了建筑群落的隨機性,形成跌落起伏的天際線。一定程度復活了古村落的“隨機美”。



中國傳統古村落有一系列的規劃空間系統,從村頭的水口到祠堂再到每家每戶,是有層次的空間漸進與變化。在這次規劃中我們通過提煉其精髓,總結為“街,巷,院,井”。


——古村落中主要的交通體系。在規劃中我們演繹為組團的車行道,形成小區的結構的主骨架,為第一層次的公共空間。


——串聯單體的人行景觀步道,為第二層次的半公共空間。體現古村落富有生活味道的街道空間。



——中國式空間的核心內容,是每戶生活圍繞的核心,是一個半私密的過渡空間。



——是單體內完全私密,相對封閉的內庭或采光井,是解決通風,采光的必要空間的補充。



通過這些層層遞進的空間規劃,在不影響私密性的情況下形成“主軸(開放空間)——副軸(半開放空間)——組團小庭園(半私密空間)”為骨架的開放空間系統,該系統從開放到私密,層次豐富,動靜相宜,保證了小區的公共空間品質,同時又充分照顧到私密性。有利于小區整體品質的提升,增進住戶之間鄰里交往的機會,在現代社會冷漠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之中,提供一片富有人情味、文化味的的凈土,創造出富有特色的現代東方居住區。



建筑篇:建筑設計理念


現代中式建筑設計,我們認為這個度是比較難拿捏的。稍微一味地仿古,就容易做成風景旅游區的仿古建筑;一味地簡化提煉,又會容易變得毫無細部,中式韻味不足;同時還要兼顧項目所在區域人群的審美接受度與別墅的品質,不能太過于反映地域的“土”;我們把這個命題作文再提升,目標提煉為要做出一種“不古,不土,不酷”的中式建筑。


我們認為現代中式建筑的設計,應該以這兩種形式來提升:


傳統空間的現代化——強調中國古典空間的韻味,但建筑形式并不照搬古典形式,而是采取簡化、符號化等手段,激起對古典建筑的聯想。



現代建筑的古典化——空間是現代的模式,通過古典造型元素的插入,形成現代建筑的再創造。



為此我們提出了“新東方折衷主義建筑”的設計理念,這種理念綜合了傳統空間的現代化與現代建筑的古典化,希望能通過現代設計手法與古典細節的結合處理,能實現具有東方建筑韻味,但又符合現代審美觀的中式建筑的新創造。

平面空間特點

中國古典建筑空間,往往是對外封閉,對內開放。但現代別墅的空間,與之具有一定的共通性,別墅強調私密性,同時又對采光通風有很高的要求,強調室內外的滲透和交流。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又更趨向外向,交流;特別是在大雁山如此優美的環境下,完全的封閉隔開了與自然的對話我們認為是不合適的。因此我們在平面設計時還是以現代的生活功能優先,以現代人居生活習慣來組織動線。把主要的生活空間如起居室,餐廳,主臥室等,都不是封閉地對著內庭院,而是朝著大雁山美麗的環境打開,把大雁山的自然景色都納入室內,真正地做到“天人合一”的理念。我們從空間意境上又吸取了中國古典建筑特別是園林、民居空間起承轉合的特點。同時把這種特點融合進現代的住宅空間里面,設計了入戶前花園,中間花園,私家后庭院等一系列灰空間,增加人進入建筑的趣味性,強調空間的過渡,轉折,空間的層次感和序列感,通過墻,門,廊等一系列元素的限定,讓人在感受空間序列移步換景,情景交融。



——我們把別墅的院墻作為別墅的有機整體來設計,通過院墻的組合、分隔,使空間形成一個個具有相對私密性的別墅空間。而在這些墻后面,便是層次豐富的別墅內部空間。


——本設計的門,分為兩種類型,除了別墅真正的入戶門,還有就是每戶庭院之前的門樓。門樓是傳統中國居住建筑中提示與限定空間用的,它給人們回到家了的這樣一個提示,同時也起了展示主人身份的作用,是符號多于功能的一個建筑細部。我們也延續了傳統的細節,限定別墅外的公共空間到半私密空間,增加建筑豐富的空間序列。



——中國式的流動空間



廊在中國古典園林中具有多重的功能,它既聯系兩個空間,又可以分隔空間。本設計在獨立式別墅中充分發揮了廊的特點,通過連廊來連通庭院,起居室,餐廳等主要功能,使建筑空間更富有中國式的流動性。

建筑立面細部設計


建筑立面細部設計,更是此次項目的一個難點。什么樣的功能,反映什么樣的立面,這是我們一向設計的宗旨。因此貫徹“新東方折衷主義建筑”的理念,我們堅持認為反映現代生活方式的平面下,也應該以現代的空間組合作為立面設計的骨架,現代的體塊構成,體塊穿插等現代造型手法作為大體量設計的基礎;在此基礎上,對某些經典中式建筑細部進行原汁原味的保留,但不可過多,如馬頭墻,門樓等細部則進行適當符號化的提煉與簡化,同時以現代材料如鋼、玻璃的運用以增強檔次感,激發人們對古典建筑的聯想,彰顯古典建筑的韻味。




舉個例子,臨水一線的C型戶型,中空客廳直接面對水景與大雁山的山景。為了把景觀盡可能地納入室內,我們運用了轉角玻璃的處理方式,使視野呈270度的打開,在體型上也形成及其現代的玻璃盒子。這是傳統中式建筑中沒有的形體。而在客廳窗框的設計中我們提煉了傳統中式窗花格柵元素,形成上下錯位的窗框變化,在現代的形體中增加中式的韻味。




對于建筑細部設計,除了保持傳統建筑的細節外,我們嘗試用現代的材料來表現這些細節的精美。門樓在中國是主人的“門面,直接反映主人的社會地位、職業和經濟水平。如按傳統門樓來做則與現代建筑相比有點過于厚重與嚴肅。于是我們對其進行簡化,用鋼與玻璃等材料做成彎曲型的鋼條雨棚,提煉出傳統門樓圓筒瓦的“肋“的感覺。同時用鋼來做出古門樓瓦當,掛落等的精致細節,用現代的語言演繹古典細部。




很多人認為中式建筑就是黑白灰,其實這是一種片面的認知。中國建筑中紅,金青,藍等也是古時大宅,宮廷建筑常用的主色調。在大雁山的青山綠水中,我們希望營造的是一個中國詩畫文化般的居住場景,因此群體設計中還是選取了黑白灰為整體主色調,但在主色調中增加紅,淺黃的色調;運用石材,菠蘿格實木,配合劈開磚,玻璃幕墻,鋼等現代材料,使青山下的粉墻黛瓦中,跳出一抹抹中國紅;使整個建筑群中國韻味更濃,又不失去親切感。

結語


“不古,不土,不酷“這一命題作文通過不斷調研,討論及重復地自我否定,最后算是交出了一個令我們比較滿意的答卷。多少年來,一直縈繞在中國建筑人心頭的,是一個揮之不去的濃濃的中國情結。在中國的傳統建筑文化歷史軸線上,古村落是一個點,但作為現代項目參與者的我們,必須深刻領會其中精髓后,要有判斷性的提煉與簡化,才能把這曾經輝煌的傳統建筑文化提升到另外一個精神層面。畢竟傳統的建筑語言與現代生活方式的沖突,矛盾,要以一個和諧統一的手段將兩者融合;我們追求的是一種“神似”而不是形似,表達中國傳統建筑文化的內涵要比做好一片馬頭墻意義要大很多。十里方圓只是在這條道路上做的第一步嘗試,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很多。





項目類型:住宅

建設地點:廣東省鶴山市大雁山風景區

容積率:0.4

占地面積:60.9萬平方米

總建筑面積:35.1萬平方米

設計時間:2008年4月—2011年11月

竣工時間:詩意里地塊2010年;月色里地塊2009年;國風地塊2013年6月;其余地塊建設中

建設方(業主):方圓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



項目團隊:鄭洲、江泓、朱行福、余細君、崔影泉、何狄駿、陳新宇、鄧韶、嚴宏詒、龍原野、陳碧冰、周倫衛、陳建銳、雍蘭。


其它研究

柠檬直播邀请码_柠檬直播安卓系统_柠檬直播app下载安卓